查看: 368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天下雜燴] “看臉時代”,中國男性開始主動加入整形大軍

[復制鏈接]

55

主題

0

好友

172

積分

注冊會員

Rank: 2Rank: 2

注冊時間
2013-5-28
最后登錄
2019-7-30
閱讀權限
20
積分
172
精華
0
帖子
55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7-30 04:00:00 |只看該作者 |倒序瀏覽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你好安徽網!
相親籌碼

整形醫生的手術刀一點點劃開鼻子兩邊的皮膚,切除鼻翼,拆除鼻中隔……手術臺上的星達一直睜著眼睛,面帶笑容。局部麻醉的他早已感覺不到疼痛,但是觸覺在,他能細致地感受到手術刀在他鼻子劃過,“我笑是因為我相信這每一刀,都在讓我變得更好看”。

這個針對鼻子的整形項目叫做“鼻綜合”,包括部分鼻翼的切除、鼻尖的形狀用耳軟骨做出形狀、山根墊高等等。星達向我描述整形前的鼻子,“我的鼻子條件太差了,太寬了。”手術中,當他感受到醫生開始磨他的骨頭,專門提醒醫生,“醫生,寬度磨了沒有?”

我見到星達的時候,他的眉弓處頂著紗布和繃帶,剛做完手術沒幾天。迄今為止,星達做過五個項目的整形,包括臉部吸脂、膨體隆鼻、頰脂墊抽脂、植發和眉弓墊高。這些項目都在2018年一年內完成,每個項目間的休息間隔極短。他想快速在一年內改變自己,這樣在過年回老家的時候能換一個面貌。

坦白說,這張做過五個整形項目的臉看上去挺自然。他邀請我捏他的新鼻子,在鼻頭部分仔細體會才能感覺到一些異樣——那是植入耳軟骨做成的鼻頭,有一些硬,但這已經是最接近于常人鼻尖韌性的骨頭了。

29歲的星達給人敦厚老實的感覺,說話的時候并不會徑直看向你的眼睛,但談起整形的決定,他滔滔不絕。

星達最初對相貌有執念,是從鼻子上的一塊胎記開始的。那塊胎記曾覆蓋他的整個右側鼻翼,初中時,他就時不時就照鏡子,只要看到就不舒服。在和人說話的時候,他會有意識地將左側的臉對準說話者;班級里面換座位,他也總是想辦法坐在別人看不見胎記的那一側。但總有人會發現他的“異樣”,簡單的一句疑問,他都會很敏感。“我也知道別人沒有惡意,但我就是會傷心。”當時的星達很絕望,他覺得這塊胎記將伴隨他的一生。直到2009年在網上查到一家醫院可以用激光去除胎記,高興壞了,前后激光了六次,終于告別了胎記的困擾。

然而,用星達的話說,胎記的去除并沒有改變他的“相親籌碼”。從19歲到24歲的五年間,他每年過年回老家河南周口的時候都在相親,屢屢受挫。他告訴我,在農村,相親一般媒婆介紹兩人認識,男方去女方家里“露臉”,聊一聊。所謂露臉,就是看你的長相。“城市里面人們談個戀愛,可能還看看你是否是個有趣的靈魂,在農村,除非你特別有錢,否則一切都是圍繞外表展開的。”

他也承認,其實媒婆大部分時候做的有關“長相”的匹配,他完全能理解——自己長相不行,介紹的女孩自然也貌不驚人——但是星達無法接受,“我也知道自己條件不行,但我就是無法將就”。

    085212q9x457x66o9nbkk9.jpg
   1.jpg (49.48 KB, 下載次數: 0)
  下載附件
昨天 08:52 上傳



  



在一家整形美容診所內,主治醫生與助理正在為求美者進行抽脂手術


結婚前,星達成功“定親”過兩次,也就是男女雙方見過之后,真正到了男方帶著彩禮去女方家,女方收下彩禮的環節。但這兩次定親都以退回彩禮告終。第一次定親,星達19歲,他在懵懵懂懂中相親,父母很喜歡那個女孩,星達心里卻百般不樂意,他想盡辦法說服了父母,協商讓女方退了彩禮。第二次定親,女孩的長相星達看得上,“長得耐看,完全符合我對長相的要求”,但女孩一直在猶豫,星達猜,也許最終女孩的父母說服了她,“我不抽煙不喝酒,也聽話積極,也許她父母跟她說,這些優點能補足顏值,她就答應了”。過年期間在老家把這門親事定了,兩個并不相熟的年輕人又天各一方地打工去了。其間僅通過微信聯系,但星達發現,無論他怎么努力,女孩都不是很樂意回復消息。他很擔心,會不會這門親事又黃了。沒過多久,彩禮錢真被退了回來。

24歲那一年,在各方壓力下,星達終于成家了。但婚姻只持續了三年,在一些日常生活的爭執中,星達的前妻也常會間接表達對他長相的“嫌棄”之意。

我問他,一般情況下人們在拒絕的時候都不會很直接,你是怎么知道長相在這當中的重要性的?他直言,在太多次相親經歷中,雙方的經濟條件完全對等的情況下,女孩在見面不久后就沒有意愿繼續溝通。“溝通時間短的時候,聊15分鐘就結束了。”星達甚至從來沒有機會“被嫌棄家里窮”,他的印象里,在五年間的相親經歷中,沒有一次是因為錢的問題而被拒絕,“相親的時候,你就是帶著你的面孔去了,你的籌碼就是你的長相。”

“這樣下去不行。我看上的永遠看不上自己,而看上我的我不同意。”星達自認離婚后貶值了,但并未降低對女方長相的期待值。他找朋友借錢,又貸款了幾萬塊,以一年五次整形手術,表達自己在外表上徹底改變的決心。

今年春節,星達帶著新面孔回家過年,不知道他已經大變樣的媒婆依舊以過去的標準介紹女孩給他,甫一見面,媒婆就面露驚訝,說下次會給他“匹配”更好看的。星達心理上得到了暫時的滿足,盡管作為鎮上唯一整形的男性,他有時候也擔心別人會說,“你怎么做了女人才做的事情?”

“靠臉”掙錢

見到程源的時候,他臉上有些過敏,皮膚的整體狀態不好,零星有幾顆大痘痘。半年多沒有注射肉毒素和玻尿酸,對他來說已經是非常漫長的間歇。他正處于一個比較艱難的“決策期”——關于下一步該怎么動手術,以及該以何種長相去開始下一階段的人生。

在我看來,面前這張臉已經無需再加工了,但程源對自己的分析極其苛刻和“量化”:如果要變得更好看,咬肌得在什么位置;發際線得在什么位置;法令紋線條大概鏤空多少度,下巴的長度應該消失多少,才能構造出一個更好的我?

程源曾做過半年網紅,那也是他最頻繁跑整形醫院注射肉毒素和玻尿酸的時期——這類注射基本代謝時間為半年,程源基本每三個月注射一次,“你可以理解為一個剪頭發的過程,剪完過了一陣,頭發慢慢長了,長了就去修。注射也是一樣,過一陣效果不太好了,我看哪里松弛了,就去補一針。”

這一切,就是為了維護自己更好的上鏡狀態。上鏡好看的人,日常中的臉型都必須非常嬌小。于是,程源告訴整形醫生,他要加大下巴處的注射量,雖然生活中看起來下巴會變得很長,但由于亞洲人的面部偏寬,上鏡后的他反而會因為“加長”的下巴,整個面部結構被平衡。

但經過了這么多努力,程源仍覺得自己“非常不上鏡”。“首先我發際線高,而上鏡后只會加重這個情況;其次我的輪廓感很差,視頻類的產品,無論是否有濾鏡,都不會改善這個問題;最后我的面部不怎么對稱,一旦上鏡就一定會顯露出來。”

自認顏值不突出,程源就在網紅平臺上想方設法地另辟蹊徑。比如直播書法、直播睡覺,“以此來彌補我的顏值和其他網紅的差距。”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直播自己坐過山車。“那是一個游樂場的挑戰賽,要在一天內把游樂場所有的過山車坐一遍,其他人不愿去,我克服恐懼去了。我把手機固定在衣服上,每坐完一次,都在數還剩幾次,直到在空中轉完了7次。”事情過去太久,程源不記得當時有多少人贊賞了他,但他記得,那是一個半天都在空中的直播,鏡頭里滿是自己的尖叫,觀眾的獵奇心終被滿足了。但那一次直播之后,他再也不坐過山車了。

當時程源所在的直播平臺名字就叫“顏場”,顧名思義,如公司成立之初的官方介紹中所說,“致力于打造全球華人高顏值社群”。“可以說,全北京最好看的人都會在這個APP上。開年會的時候,上面沒有丑的人。”程源說。

作為顏場的早期員工,程源獲得了額外的曝光扶持,再加上他自己在整形上下的功夫,一躍成為了男主播中的Top3。尤其是直播睡覺那一次,程源排名當晚第一,這個“第一”基于觀看數量、點贊數和打賞的綜合排序,排名越高,平臺越是重點維護,主播將獲得更多的粉絲,得到贊賞的可能也更高。程源在男女主播的比例1∶8的情況下,半年中掙了幾萬塊,與此同時,他花在整形上的錢也上萬了。

“顏場”誕生于2012年,屬于“起個大早,也沒趕上晚集”的典型——它剛成立時,還是直播行業爆發的爆發前期,但在2017年前后,直播行業的大公司斗魚、虎牙等宣布融資后,沒融到資的“顏場”就消失了。回顧這段經歷,程源覺得,這一時期是自己顏值的“巔峰”,即便如此,“也就只能夠得著網紅行業的門檻”。

“靠臉掙錢”的想法最早萌芽于青春期。程源從手機中翻出一張十幾歲時的照片給我看,那是一張五官端正,略顯秀氣的臉,但是他并不滿意。他當時在廈門讀一所二本院校,學校設有空乘和模特專業,專業里的俊男靚女們在讀書期間能拿到大量平面模特的單子。“一個月隨隨便便就是一兩萬的收入,而且工作也不愁,一畢業就會被定向輸送到廈門航空公司。”程源很羨慕,一直在想怎么才能像他們那樣。想歸想,體重一不當心卻在大三的時候飆升到了歷史最高值160斤。他很擔心,開始制定詳實的健身計劃,每天晚上雷打不動的15公里跑步以及配合飲食,3個月后,他又瘦回了120斤。

只是,由于胖而導致的長相上的改變卻再也無法消失——程源的臉部咬肌等部位依舊停留在胖時的位置,這是一個減分項,他不能接受。他嘗試買了各種各樣的瘦臉護膚品,但沒有用。直到有一天,他空乘專業的朋友提議,你要不試一下醫美?

于是,程源在大三那年開始了微整形之路。“幾針下去,咬肌沒多久就消下去了”。通過咬肌處注射肉毒素,咬肌處的肌肉會萎縮,面部線條進而會明顯收縮,臉型顯得平滑的多。程源沒想到,這個每天困擾他外貌的“減分項”就這樣解決了。

他開始花很多時間研究醫美。程源的說法是,“我的頭骨很小,五官沒有硬傷,整體的線條很流暢,我天生就是非常適合微整形的那一類人。”他很快成為老手,可以直接告訴醫生,“我要哪個品牌,要打6針,小分子大分子,依次填在臉部哪個部位”。效果也立竿見影,只是一些簡單的玻尿酸和肉毒素的注射,就讓他從一個對空乘模特專業的艷羨者,變成了頻繁接平面模特拍攝邀約的人。

程源將自己的心態類比成暴發戶,小時候缺什么,長大就想補什么。“我在自己青春期的時候,最渴望別人覺得我帥,但我始終沒有得到。這是我年少時期的遺憾,我可能一生都要和它斗爭下去了”“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想吃一塊糖,一直沒有吃到”。我問他:“網紅的時期也不算吃到糖了嗎?”他說:“還是不夠甜。”

程源避開了自己的性取向問題。但他的朋友中,確實有不少同性戀男性在整形,他的觀察是,“這個群體都看臉”。“為什么臉重要?其實可以從生育角度來理解,一個不好看的直男,找好看的女孩,他也不一定要整形,反正傳宗接代的話,下一代總有好看的可能。對于同性戀來說,沒法生育,反而更需要自己足夠好看,才能吸引到對方。”

“即便不做網紅了,我也依然希望別人給我貼上帥的標簽。”程源甩不開變美的執念,但他也清楚,每次整形都是和自己的博弈:“我在猶豫是不是真的要變得更好看,是否真的要這么累地走下去,去一次次開刀,我難道就不能靠其他技能活著嗎?”

    085212q9x457x66o9nbkk9.jpg
   2.jpg (63.91 KB, 下載次數: 0)
  下載附件
昨天 08:52 上傳



  



郭樹忠,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整形外科前主任醫師,曾操刀全世界第二例換臉手術


更復雜的心理訴求

最近,在醫美行業工作近10多年的小米發現,男性對顏值的重視程度正在趕超女性:她身邊的男性朋友有對防曬霜的型號如數家珍的;有不抹男性粉底液不出門的;一邊工作一邊敷面膜的男性,更是見怪不怪。

在這個越來越看臉的社會,年輕一代面臨巨大的顏值壓力。互聯網醫美平臺更美APP聯合BOSS直聘2018年發布的《中國青年顏值競爭力報告》中指出,九成“00后”、五成“95后”在18歲前具備顏值競爭意識,七成職場人拿出多于20%工資用于提升顏值競爭力,而醫美(45.3%)和健身(35.3%)被選為提升顏值最有效的手段。

而醫美行業獨角獸新氧在6月12日發布的《2019中國雙眼皮消費報告》中也提到,每逢高考結束,這個時間段的整形人數總是激增,一些優質的雙眼皮手術醫生被預約到了2個月后。甚至,“帶著孩子去整容”也一度成為一個現象。由于馬上要進入一個嶄新的社交關系中,學生們都想改頭換面,重新開始。

不過,真正邁出做整形手術這一步的男性,還是少之又少。事實上,中國的男性整形還集中在微整形范疇。所謂微整形,即不需開刀,具有短時間就能變美的特性,效果一般最常持續半年,包括玻尿酸注射、肉毒素除皺、美白針等。本刊記者查閱北京聯合麗格第一醫療美容醫院教授郭樹忠的手術案例庫時,在數以百計的女性照片里只看到了兩個男性面孔——一個做了去眼袋、一個做了鼻整形。

“如果是一個男性整形者來診所要求做手術,尤其要大幅度改動自己的樣貌,我們都會很警覺。”郭樹忠告訴我。他早年是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整形外科的主任醫師,也是操刀全世界第二例換臉手術的醫生,擅長的領域是再造耳與私密整形。他說,“中國社會對于男性的第一要求是財富,而不是美貌,因而男性要改變自己的樣貌去變美的需求只是表象,更多是心理層面的需求。女性整好了,變美了,可能通過美貌走捷徑,但男性沒辦法。這也是為何男性整形后,糾紛的發生率遠高于女性的原因。”

郭樹忠記得在醫學院讀書時期,班上有個男生做了雙眼皮,全班都在笑話他。“你想啊,我們都是醫生啊,按理說包容度應該是很高的,但依然因為他作為男生整形而笑他”。他告訴我,一直以來,男性去做整形的壓力遠大于女性,如果激發男性整形的欲望了,那背后的心理動機更值得醫生重視。

他曾給一個整形者調整了13次嘴唇的角度,“我自以為我的刀挺神,沒有什么問題,就上下左右地反復調整。”直到第13次,郭樹忠才意識到應該好好地探究下對方的心理動機。他仔細一問,震驚了——這個整形者的父母是瞎子,夫妻關系不和,轉而泄憤至孩子身上,導致其在幼年時期就常常被嫌棄長相。自此,這顆要整形的種子就生了根。

另一位整形醫生師俊莉以定鼻整形作為主攻方向,迄今為止已經做了上千例整鼻手術,其中包括十幾個男性。她告訴我,在男性踏進整形醫院的那一剎那,就進入了醫美咨詢師嚴肅的評估階段。

怎么評估?先從長相判斷。比如星達,整形前他在咨詢師的眼里五官條件不太好,“最大的問題是鼻子,朝天鼻。樣子比較憨厚,皮膚黝黑,看不到精致的保養痕跡。”初期評估出來了,“他應該是個直男”。

從師俊莉的經驗里來看,在有“手術整形”訴求的年輕男性群體中,主要是兩類人:非直男群體和靠臉吃飯的明星藝人。那么,如果是直男,他整形背后的真實意圖是什么呢?很可能有更深層次的心理問題。

所以師俊莉一開始拒絕了星達。“如果要靠一個鼻子改變他的人生境遇,是不可能的。”她把整形后最殘酷的那一面告訴星達,“整形只是做些微的改善,你的生活不會改變,你的情感狀態不會改變,你的經濟條件也不會改變,你是否能接受?”

    085212q9x457x66o9nbkk9.jpg
   3.jpg (54.88 KB, 下載次數: 0)
  下載附件
昨天 08:52 上傳



  



馬威是人們眼中“先鋒”一詞的代言人,他認為自己的臉太削瘦了,通過微整可以讓自己看起來“豐滿”一點


顏值管理

在別人眼中,馬威是個“敢于冒險”的人。他會在朋友、同事或者商業合作伙伴面前,毫無顧忌地主動談到自己剛剛打完“胖臉針”(玻尿酸注射完的效果是填充感),大家紛紛表示,“看起來就是你會干的事情啊”。

馬威單眼皮,小眼睛,有著一張略顯瘦長的臉,言談舉止奔放,他曾與馬佳佳一同創立了泡否科技——一家曾被推上風口浪尖的情趣品牌經銷商。與品牌形象吻合,他愿意強化自己身上的“先鋒”標簽,并不排斥嘗試微整形。況且,想變好看,又不太愿意受罪,微整形正好可以滿足,這也是大多數男性整形者的訴求。

他把“顏值管理”看得極其重要。“我常常開玩笑,人在社會混,3分靠天賦,7分靠打拼,剩下90分全靠顏值。”他認為,“變美”應該是一種社會責任,在理想狀態下,若大學生們家庭條件允許,就應該統統去整形。“顏值教育就應該進入大學的課程,我甚至認為它是一種最重要的學分。但你能看到,總有人根本沒修夠學分。有人說,顏值不夠,情商來湊。那么同理,情商不夠,顏值也能來湊啊!”

馬威說,他2015年第一次打玻尿酸時,并沒什么心理包袱。他記得,那天下午他來到預約的醫美機構,直接選了最貴的1mL3000塊的玻尿酸,打了12針。他的額頭最缺“肉感”,醫生打了5針。一個小時后,他直接回公司開會。由于怕疼,他讓醫生打了大劑量的麻藥,整個臉部僵硬著,無法活動。同事們問他,你怎么看上去胖了。他也就嬉笑著,“我去打了胖臉針”。當天晚上他與朋友吃牛排,由于麻藥的勁兒還沒過去,嘴還不太能動,牛排就只能切成小塊,送到嘴邊,靠手托著下巴這樣一口口地促進咀嚼。

玻尿酸的注射,常規是以半年為一個代謝周期。等馬威的臉漸漸恢復到原先瘦削的樣子,他又去打了14針。他告訴我,玻尿酸這類產品將來應該出現在大家家里的梳妝臺上,在風險可控的情況下,人們想要變美時就來一針。“我希望它不再是醫療行為。你想啊,明天有重要活動要參加了,來一針,一針頂3個月呢。”

新氧創始人金星告訴我,中國去年一年的整形人數是1850萬,男性整形的比例不超過10%,但越來越多男性正在加入整形大軍。美的含義延展了,一個注重外表的男性意味著自律、懂得時間管理,而且通常也是富有的。

金星分析,男性整形是理性的決策——男性怕麻煩,微整一次可以省很多時間;表面上為了美,實際上更多是投資,為了賺錢。他認為,未來男性的整形市場會兩極分化。“一方面,微整形可能越來越低齡化;另一方面,對于年長的人來說,抗衰老會越來越被男性所接受,其實在歐美市場,每年80%多的份額都是抗衰老。”

自2013年起,金星開始創業,也在同一年結了婚。在看到自己婚紗照的那一刻,他開始接受不了,“我年輕時候多瘦啊!一看照片才發現現在這么胖了。那一刻有很強烈的改變沖動。”他今年40歲了,他說自己對于變美沒有太多需求,更多是“怕丑”。

關于“變美”與“怕丑”的概念區分,來源于金星與馬東之間的一次對話,“變美的人群一般現在就在平均水平之上,可能80分,但他們想變成100分;怕丑的人群則是,天生70分的時候就覺得滿意了,沒問題,但隨著年齡漸長,哎呀不行,我居然60分了。這之間的差異實際上就劃分出了兩個市場——年輕一代的整形需求,以及年紀漸長后的抗衰。”

在創業期間,金星自己嘗試了很多整形項目,植發、注射玻尿酸、超聲刀、埋線等,都是為了了解用戶心理,以及抗衰。他還有更多的計劃,“首先眼睛做一下,我覺得我的上眼瞼特別的重,這樣就會導致你的上眼皮下垂的厲害,然后遮住黑眼球的大部分,這樣下來,人看起來總是眼睛睜不開,沒精神。這個可以去做上眼瞼吸脂去改善。然后我臉有點胖,也可能做個面部吸脂。植發又要做一下,因為我頭頂又開始禿了。”

抗衰也被認為是男性鞏固社會地位的一個需求。聯合麗格創始人李濱從事醫美管理和投資20余年,他分析,假設時尚雜志在大數據層面針對男女需求的洞察是準確的話,那么社會學層面,男性最關心的是地位、財富、女人;女性最關心的是美麗、情感、家庭。順理成章的,男性整形也與追求社會地位有關。
:: 論壇免責聲明 ::
1、你好安徽網:作為建立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網站,擁護和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切法規和制度,由于網絡發布信息的不可控性,除你好安徽網注明之服務條款外,其他一切因使用其論壇而引致之任何意外、疏忽、合約毀壞、誹謗、版權或知識產權侵犯及其所造成的損失 ( 包括因下載而感染電腦病毒 ) ,你好安徽網概不負責,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2、你好安徽網:只是為會員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平臺,任何透過此網頁而連接及得到之資訊、廣告、產品及服務,你好安徽網概不負責,亦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3、你好安徽網:內容全部都來自互聯網,如果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你好安徽網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請及時向你好安徽網反饋,你好安徽網將會在收到反饋后,盡快移除被控侵權內容,但不承擔任何相關法律責任和經濟責任。
4、你好安徽網:充分尊重原創作者的著作權和知識產權。本站合理信賴客戶上傳原創產品到你好安徽網,你就是原創作者或是已經征得著作權人的同意并與著作權人就相關問題作出了妥善處理。本站對于有關原創文章的買賣以及使用屬于合理行為,因此與之有關的知識產權糾紛本網站不承擔任何責任。
5、對于會員上傳的原創作品,以本論壇為基礎平臺而獲得了廣泛的認可,如有第三方利用其作品進行社會公益或商業目的的使用,則你好安徽網及原創作者享有相應的署名權,并和作者一起共同分享合理要求的版權收益。
6、論壇內所有內容并不反映任何(你好安徽網)之意見。

Archiver|手機版|京ICP備12048641號-1|今日更新|你好安徽網   聯系站長

GMT+8, 2019-8-29 17:23 , Processed in 0.271700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本站寬帶由天興互聯提供

回頂部 香港tm46特碼分析网站